我的位置:首页>文章详情

search?keys=拉萨持饰网络科技

所谓人口红利是指一个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较大,抚养率较低,为经济发展创造有利的人口条件。那么人口增长对经济增长到底有多么重要,未来中国的人口红利对经济增长有多大贡献,在劳动年龄人口缓慢减少和人口老龄化的大背景下,如何进一步释放经济增长潜力,这都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

人口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首先,我们从生产与消费视角来分析。从生产角度来看,劳动力人口减少会提高劳动力成本,减少投资回报率,降低企业投资意愿。同时劳动力人口直接减少劳动力要素投入,降低经济潜在增长率。从消费角度看,劳动年龄人口是购房购车的主力人群,劳动力人口减少会减少住房汽车等上下游产业链消费。

其次,我们从储蓄和投资视角来分析。国内总储蓄率与劳动力占比高度相关,伴随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比在2010年达到峰值后出现趋势性下降,国内储蓄率和投资率也呈趋势性下行。

人口对经济增长影响还体现在技术进步方面。斯坦福大学教授查尔斯·琼斯在一篇论文中指出,如果想法驱动经济增长,而人又是想法的来源,那么,长期人口趋势对人类命运至关重要。人口减少,产生的想法就会减少,这样的循环可能会导致一个空荡荡的地球,生活水平随人口减少而停滞不前。

在传统经济学理论当中,产出是技术进步、劳动力和资本的函数。在这些要素当中,劳动力处于最基础的位置。劳动力人口减少,不仅会直接影响劳动力供给与消费需求,还会深刻影响资本投资率和技术进步。

那么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曾经指出,经济运行中存在一个长波周期。每隔四十年到五十年,我们的经济会出现一次大的经济危机,随后也会产生一轮新的经济复苏和经济繁荣。驱动新一轮经济复苏或新一轮经济周期的,是一系列颠覆性技术,或者叫破坏性创新。

2010年以来,全球经济正处在新一轮的长波周期中,背后驱动因素是出现了今天我们所熟知的一系列破坏性创新如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当然,我们注意到,即便出现一些颠覆性技术,那也是不够的。传统上,科学技术进步的速度会随着劳动力人口增长速度的放缓而放缓,也就是说,技术创新还将是萎靡的,还是难以跳出人口增速下降带来经济增长的困境。

所以,未来经济真正的增长动力必来自新生产函数、新生产要素的出现。现在经常提到一个要素就是数据,数据出现在生产函数里,作为新的生产要素引发了新的经济形态,这个新的经济形态就是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给人类经济社会生活带来的变化

数字经济是一种全新的经济形态。农业经济的关键生产要素是土地和劳动力。工业经济的生产要素除土地、劳动力之外,还有资本和技术,而数字经济增加了一个新的生产要素——数据。

数字经济以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要素,在基础设施、产业结构、治理结构方面会表现出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显著不同的特点。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要素,给我们带来哪些变化?

数据具有非竞争性和零边际成本。和传统的生产要素相比,数据具有可复制、可共享、无限增长和供给的特性,同时使用排他性最小,可以打破传统生产要素有限性对经济增长的制约。

数据的非竞争性带来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最大。传统的经济活动边际成本总有一个限度,不可能趋近于零,规模效应因此受到限制。数据的零边际成本,使得相关经济活动的潜力要大得多,资本利润率和资本投资回报率因此也更高。数据的非竞争性或零边际成本的另一个效应是低创新成本,吸引了更多的新市场参与者,有利于促进社会流动性的提升。

数据作为数字经济关键生产要素带来的另外一个变化是通过互联网、物联网这些新连接方式改变了人们的聚集方式,拓展了人类社会生存活动空间。数据自古就有,是颠覆性的数字技术使它成为经济活动中新的关键生产要素,给人类社会带来新的发展空间--数字世界。以前讲网络世界是物理世界的虚拟映象,现在数字世界已变成人类新的日常世界,带给人们新的思维方式、新的工作方式、新的社会生活,成为新的现实、新的真实。

数字经济是一个面向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二维结构新经济形态。

在农业时代,人们主要聚集在乡村,工业时代大家除了在乡村之外更多聚集在城市。在数字时代,人们除了在城市和乡村聚集之外,开始在数字空间聚集。

人类社会的聚集规模达到一个新高度,数字空间中人与人之间联系更简洁、更便利,通过物联网、互联网,各式各样的连接,使得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可以轻易获得一些联系。海量互联互通连接衍生了新的需求,为企业成长开辟了新的空间。

可以说,数字世界拓展了人类社会活动空间,延伸人类需求空间,衍生出新文化、新价值取向、新的消费习惯和新的消费模式。通过新的信息通信技术,数字化手段可以在二维结构中释放出大量新的消费需求。

数字基础设施也成为新的基础设施,创造更丰富的市场条件。在工业经济时代,经济活动架构在铁路、公路和机场为代表的物理基础设施之上。随着数据成为新的关键生产要素,基础设施概念变得更加广泛,包括宽带、无线网络等信息基础设施,也包括对传统物理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比如说数字化交通系统,安装传感器的自来水管等。

我们已经迎来了数字经济时代,中国推出的新基建战略,不是一个简单的修桥铺路的建设项目,它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研发型基础设施三类基础设施,因此,新基建的意义重大,比如通过网络和平台设施,消费者与厂商可以直接通过海量数据作出合理的选择,供需双方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得到解决,还可以通过传统物理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使整个生产过程变得高效,实现降本增效,提高企业的利润空间。

我们都应该思考如何建立适应于新生产力的数字化生产关系,在新的数字化生产关系里,创造智慧人口红利,创造新的价值。

数据驱动经济增长

我们先分析一组数据。2009—2018年,美国的数字经济平均增速达到5.9%,远高于同期美国GDP平均2.5%的增速水平。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数字经济成为驱动美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中国2010年以来数字经济发展迅速,特别是自2016年开始数字经济加速发展,在GDP的占比持续攀升,至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39.2万亿元,占GDP比重为38.6%。数字经济对我国GDP的增长贡献也非常显著,近年来以占GDP不到40%的比重,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60%以上。

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正在发生变化,变化的背后当然是数据生产要素的出现。更重要的是,中国过去的经济增长依赖人口红利,现在这个红利正在逐渐消退,而数据红利已经出现,为未来经济增长带来无限潜力。

预计2030年中国人均数据流量较2019年增长10倍,物联网链接数较2019年也增长10倍。中国及其他世界主要经济体正在经历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以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要素的生产函数正在形成并不断完善。

人口红利消失和人口老龄化导致潜在增长率不断放缓,这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国家都需要面对的问题,中国正从过去的人口红利转向巨大的数据红利。数字经济将推动我国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后,实现经济持续的高质量发展。

作者:

刘晓曙 青岛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来源:

原载于《金融博览》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机顶盒av输出无信号 日韩亚洲电影av熟女 岛国AV大片全集微盘 av种子大全 av男名字
av产品 欧美av去干 876av电影在线 天堂网在线av321资源网站 猫咪av官方网网站
影音先锋色情av偷拍 av欧美在线视频 妹av 日本瑜伽av系列 跟黑人的av
欧美经典70年代av影片 2av成人用品 美女萝莉小学生AV 在线国产区av观看 提提热Av免费视频